2017-1-29

Stephanie说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写个人陈述

我现在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了吗? 

开始查同学们的网站,好干净的document

我的一些东西还没来得及document就坏了,比如衔尾昕已经断了一根头发,mylar系列全是褶,颜料也各种掉渣。。

但如果只把它们当做习作呢?

根本不是因为你是艺术家,所以做什么都是艺术/(艺术品?)吧

哪来这么低的标准

可是这样过滤的话,我两年能拿得出手的还剩什么啊?


终于在豆瓣上私信了程心怡学姐,很激动很真挚的问了好多问题,她只回了这么一段:

好多问题,我觉得还有一个学期毕业,好好做作品,不用太把thesis当一回事,但是尽量梳理清楚创作的脉络。关于事业和赚钱,我也都在摸索之中。但是我觉得你不用太焦虑,毕业了也是新的开始,车到山前必有路。 好好拍作品照片很重要,因为多数时候别人能看到都是照片。

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还能再问什么了,便没有回复。

感觉学姐也是个清淡的人吧  

车到山前必有路是什么意思呢。。?想知道她毕业后是怎么留在美国的,她也没有回答

 

2016-10-21

开学以来没做什么拿得出手的新东西,秋展展的是三个月前的录像,虽然展前编辑录像花了整整两周(?)

不是新作展起来好不爽,那些几年前甚至十几年前的旧作来回展的艺术家。。。怎样的自我接受能力啊

还有半年就毕业了,申请时希望的“体系”并没有建立起来,我只知道我的东西可以分成两类,我和世界&我和自己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我希望自己是个宇宙

比宇宙还大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什么时候能厉害到靠作品约炮啊?

 

2016-2-5

Griffin前天说,从前一年半载才出一个东西,现在一两周就要出来一个,他常常根本没有想表达的

Claude说之所以纽约是艺术家圣地,是因为那里的人觉得你的东西是狗屎就直接说“狗屎”,是让艺术家快速成长的地方

可为什么要在意别人觉不觉得是狗屎?

我的东西是点滴积累后自然而然的流露,而非作业,虽然每天都能迸出无数个新想法,但正因为没有积累,即使做出来也禁不住推敲,很浅



艺术家不是职业



王羽琪告诉我,刘雁飞问她“倪昕都做啥疯狂的作品了”

hxh在荷兰的同学也询问过我的进展(我根本不认识她)

爷爷也说,毛毛啊你画的画儿可以给我们发来看看 

王千一“我能看看你的作品吗?”

田晓磊“期待看你作品:)” 



 

 




我操你大爷

 

 







我操我自己









真想像杜尚一样说“我的生活就是我最好的作品” 

 

2016-2-2

看家里的群才想起今天是妈妈生日,59岁了

忍不住哭了

假设我35岁事业终于有了起步,那时候妈妈已经70岁了

就算我有生之年成了大家

好怕能报答她的时候妈妈已经不在了

 

真难过,好想快点回国找个兼职

妈妈说回去了不准住家里

我也要住到黑桥去吗?

在淘宝卖穿过的内裤,配几张百度美女照片谎称是我?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一万个伯乐

 

2016-1-28  

今天的哲学&教育学课又是大部分没听懂

还提到了社交 人际关系这样的字眼

选了一个“如何用你的作品挣钱”的课,本以为只是教你给作品定价,第一堂课老师却展示有关她的谷歌搜索结果,要求我们注册insta账号,参加party并po图@她

果断退课

太可怕了,果然钱和名声息息相关吗

 

前几天和千一学弟聊天,我说:

“我最近可耻的觉得艺术就是思维的短路,一种精神状态,一种脱离了实用生活的瞬间,不是一个我能去‘做’它的对象。它就是我本身;


“我现在的困扰是我觉得艺术不是具象的东西。。比如我用另一种角度看司空见惯的东西,心里一亮、一颤、一感动,那一刻我觉得世界真好,活着真有意思,我觉得这个是艺术。但这种形式唯一也是最大的问题是别人不知道,我不以具象呈现,别人就看不到,世人不知道,是不是等于不存在,等于我的艺术没有过;

“我们的‘成品’让普罗大众看到,就是为了感化他们 从日常环境(我不喜欢语境这个词)中抽离出来,我觉得这是大美。非单线程的思维,最大的好处是能防止人们自杀吧。”


杜尚是把当时的各种流派都摸透之后才说出“绘画已死”的

“我不是那种渴求什么的所谓的有野心的人,我不喜欢渴求。首先这很累,其次,这并不会把事情做好。我并不期待任何东西,我也不需要任何东西。期待是需要的一种形式,是需要的一个结果,这个情况对我来说并不存在。因为到现在为止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什么东西都没有做,我觉得挺好的。我不觉得艺术家是那种必须做出什么东西来的社会角色,好像他欠了大众什么似的,我讨厌这种想法。”

今天课前赶出的个人介绍中我写到“艺术不是创造,而是发现。它到处都是,就藏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。我们需要的是一双发现美的眼睛,这里的美远不止是视觉上的美丽,而是对生命的思考、敬畏和感激,是一种人间大美”。却发现英语里生命和生活是一个词,“大美”也没有确切的翻译。 


艺术就是真善美啊

可这样,还需要我做什么呢?

 

一点也不想做全职艺术家了

整天面对所谓的艺术,反而打不起劲来

只有不让我干时,我才偏要干它